作者:belongnight

學運之月回想太陽花滿週年——六年級的選後覺醒(下)

學運之月省思─學運之月回想太陽花滿週年

一個六年級世代看九合一選後到學運週年,夢醒的大中國教育

(by 夢醒時分)

 

太陽花之後,突然覺得一切都顯得過氣又過時。

利大於弊不斷迴圈,舊世代不願放手,還指揮著年輕人要有禮貌,然後到了九合一選戰開打。MG149案、皇民說、竊聽案,我簡直無法相信,所謂掌權的大人們,用極盡羞辱新世代選民的思惟與手法,主導政策與選舉。我看清了黨國是威權掠奪的家天下本質,悔恨當初成為前六八九,更開始惱怒,是誰主導洗腦了我的年少青春?覺醒後,我開始給自己補課,補重新認識台灣的課。

翻了又翻的百年追求

翻了又翻的百年追求

繼續閱讀

廣告

月讀台灣──前六八九的歷史覺醒

全新專欄/徵稿訊息

月讀台灣

今天是三月十八號,不知道各位前六八九還記得一年前的今天嗎?

一年前的今天,一場充滿力量的行動驚醒大眾,終於讓我們發覺自己對於歷史、政治認知的貧乏。在這覺醒後的三百六十五天,我們持續與生活對抗,讀書工作生活,關心時事,閱讀歷史,希望覺醒不白費!

在全新的一年,前六八九覺醒聯盟將會推出「台灣」專欄,與大家分享我們對台灣全新認識!月讀台灣,每月將會發布一至兩件重要的歷史事件,以路人視角、平民心情研讀台灣歷史,理解自己腳下的每一寸土地。

繼續閱讀

一億元打造歷史,統治者消滅語言

馬志翔導演執導的「KANO」,內容改編自1931年,台灣嘉義農林棒球隊遠赴日本甲子園征戰,獲得亞軍的故事,演活了高中棒球員作為主體,日本殖民時代為背景的歷史。KANO中,主要語言是日語,次為台灣話/閩南話,還有相對少量的客家話及原住民語,各種語言很自然地交錯出現在電影場景中,讓人感到親切又陌生。在那些熟悉的早期台灣街市、常民生活中,語言結構與今日大相逕庭,各種階層的台灣住民,無論農民、學生、商賈皆對此習以為常。這樣異樣的情景,對筆者而言頗為衝擊,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問號:為何像我這般土生土長的台灣青年,對距今不過八十年的台灣人生活樣貌,會如此陌生呢?

八十年前,我所站的這片土地是什麼模樣?誰能告訴我?

八十年前,我所站的這片土地是什麼模樣?誰能告訴我?

中學時代學習的台灣史,多將日本殖民單純描寫為萬惡帝國形象,然而看過此片後,追查對比日本國與國民黨政府對台灣本土語言箝制,卻發現後者比諸前者,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繼續閱讀

假民主真獨裁的兩大理由:「反共」與「法治」

今天(2014/12/25),法務部長羅瑩雪在總統府專題報告,題目是《民主法治與言論自由》,根據民報的報導,羅指出「網路言論脫序,集體霸凌屢見不鮮,網路言論失控,成為破壞法治的犯罪天堂。」這位天才法務部長甚至要修訂通保法來「抵制網路毀謗的行為」。

本聯盟的成員持續閱讀《百年追求》這本台灣民主法治歷史的書籍,看過羅部長發言之後,不禁感到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湧上心頭。獨裁者限縮人民權利時,總有許許多多的招數,回顧台灣的歷史便能恍然大悟。要控制社會、人民,必得紮個稻草人讓大眾喊打喊殺,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後四十年的獨裁暴政,首先被「反共大業」合理化。

言論自由是屬於民主的,法治卻時常成為當權者的工具。

言論自由是屬於民主的,法治卻時常成為當權者的工具。

繼續閱讀

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夢醒時分

(編註:本文作者夢醒時分是有正當工作的中部人,目前台北求生存中,六年級生,女性;亦是本聯盟參與讀書會與討論最積極也最年長的成員,是本聯盟重要的六年級生代表。非常感謝他努力地、自發地完成了這篇文章,也希望能有更多六年級生加入覺醒的行列。)

以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已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收件者:六年級的朋友們

副本 :55年次後的選民、7~8年級選民

主旨: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Dear六年級的朋友們:

 

關於今年的台灣政治,從三月的太陽花學運到年底的大選,我有著太多的問號,我想揪六年級的朋友們一起來想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但我真的感受到台灣不太對勁。

先說為什麼要邀請六年級朋友一同思考。最現實的來說,六年級世代最老的是44歲,最年輕的是35歲,我們正是台灣的青壯輩公民,是社會體系的中堅份子,下有兒女,上有父母,任何政治議題都對我們影響甚大,六年級世代共同想想政治這件事,再具正當性不過。

繼續閱讀

[桃園六八九]前六八九看文燦

鄭文燦的主要政見,詳見其競選網站。

鄭文燦的主要政見,詳見其競選網站。

桃園市長一號候選人鄭文燦

背景

1967年生的鄭文燦,今年四十七歲,也是桃園本地人(八德,北桃園)。最高學歷是台大國發所碩士,有趣的是,他在大學初為電機,後轉入社會系。由火熱的電機轉至社會系,看起來與他學生時代的社運經歷有關

相較對手吳志揚,鄭系出何源?根據報導(聯合2010)鄭父「民國42年考進農委會糧食局公職人員」,出身貧寒,是一般人也。家無才識,但父親對於他轉系曾「不說第二句話」,並在鄭第一次選縣長時表示「這是承擔,要把輸贏放一邊,全力以赴」。看起來是個極端尋常但有品格的人家。

繼續閱讀

[桃園六八九]前六八九看志揚

本系列將會就桃園市長候選人,鄭文燦與吳志揚,分別就背景、經歷、個人特質與政見發表四個部份做出常民化分析。歡迎大家提出高見、拋出議題讓討論更多角化更熱絡,一起將選戰升級成真正的選擇!請參閱上篇<會輸的球賽,就不打了嗎>,與下篇<前六八九看文燦>。

學歷與家世背景

法學背景,最高學歷是美國哈佛大學法學碩士。

政治背景方面,在吳志揚之前,祖父吳鴻麟為桃園第四任縣長,父親吳伯雄為第七任縣長,家族在地方深耕的吳志揚,在四十歲時成功成為家族第一位民選的縣長。在桃園『深耕』的吳家,對吳的選情肯定有所裨益,然而對選民而言,吳家雖是老牌老字號,地方勢力與政治勢力的結合,卻也常引來可怕的後果。段宜康委員的臉書就公佈了一件這樣的事情。桃縣政府成立了航空城公司,航空城公司經縣長批准投資台灣智慧卡公司,然而台智卡的大股東吳運豐,『剛好』是吳的堂叔(聯合報報導)。但這件事情告訴我們一件事情:有地方勢力背景的政治人物最可怕。因為他們可以很容易方便地將公共資源轉移到自身,並且聯手掩蓋這樣的過程。誰都不會發現。

吳家的勢力有多大呢?包含桃客、新竹中小企業銀行、一銀、土銀、彰銀,投資經營包含中壢醫院新國民綜合醫院新生醫院中臺實業優美集團信東化工等……請問吳志揚,如何在這種情況下利益迴避;或者該問,吳先生,是否認為迴避家族利益是重要的事情?各位選民又怎麼想呢?主政者將人民的納稅錢,放入自家人的口袋,剝奪其他企業、個人享受政府資源的機會,這是我們希望見到的嗎?

吳當然也是國民黨之子,本人也深具國民黨新生代的特色(如「何不食﹍麋?」、「﹍褲子弟」、「﹍容可掬」、「溫文有﹍」)。然而這種國民黨是的溫文,實際上只是掌握權力傲慢的裝飾品,今年學運時,吳志揚對於學運的看法是「不能取代政府運作」,以及「台灣不用害怕中國競爭力」。相當的避重就輕,通常這種和平的避重就輕,在壓力下就會顯得吃相難看,幸運的是,吳至目前為止似乎也還不需要面對那種壓力。

 

轉攝聯合報圖表,讓我們親身檢視候選人。

轉攝聯合報圖表,讓我們親身檢視候選人。

繼續閱讀

[桃園六八九]會輸的球賽,就不打了嗎?

面對覺醒後的第一次大型選舉,心中感慨萬分。我是桃園人,而桃園一向是國民黨的鐵票倉,猶記得兩千年阿扁聲勢高漲的時候,學校同學也還只是一半一半的形式,當時年幼的我覺得會支持民進黨的人真的都好奇怪好落伍好沒水準!而百年追求中也提到,桃園「有大量的軍事機構、眷村」,所以一向對政治冷漠,亦是國民黨的鐵票區。

圖為1977許信良選桃園縣長時,反作票的海報。當時國民黨作票行徑在桃園引起了改變選舉模式的「中壢事件」。

圖為1977許信良選桃園縣長時,反作票的海報。當時國民黨作票行徑在桃園引起了改變選舉模式的「中壢事件」。

繼續閱讀

林義雄絕食:請問你哪位?

(本文由一位在林先生絕食反核事件以前,幾乎對其一無所知的公民所撰寫。)

原諒我使用這樣無理的標題,以引起閱聽人的注意力。然而這個問句恐怕是我這個世代年輕人,聽到「林義雄絕食」這消息當下,相當普遍的第一念頭。

 

圖摘自中央社。

圖摘自中央社。

我出生於本省人家庭,父母皆為泛藍支持者,自己大學是理工背景。大概是原生家庭,與知識背景交織出來的世界,並沒有「林義雄」這個人的存在。林先生,乃一直處於我認知世界的極限以外的人物,與我並無交集。

直到三一八學運之後,我開始關注社會、政治運動,看見林義雄絕食這樣的標題,心裡的念頭就如標題。同時覺得,絕食?這種行為真的有用嗎?在臉書上,也看到許多朋友爭相分享這個訊息,提到「林宅血案」,似乎這是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而我渾然不知,未免顯得無知(實際上就是很無知),自己去搜尋了「林義雄」先生的生平。

讀著林義雄先生的維基百科,我才知道,原來編年列表,也可以讓人如此心情激動。林先生1964年畢業於台大法律系;1975年為黨外運動人士郭雨新選舉訴訟;1977年放棄律師業務成為省議員,倡導「將人民當主人來服侍」為民服務……他率先婉拒謝禮,震撼當時政壇。

1979因美麗島事件被捕,因叛亂罪受刑;1980年母親與女兒被不名人士亂刀砍死;1984假釋出獄赴美唸書;1989年返台後寫書、創辦慈林教育基金會、創立何四公投促進會;1992年推動總統直選;1995年參與民進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2000年位陳水扁輔選,隔年為核四爭議辭去民進黨顧問職位……

三立新聞歷史畫面。

三立新聞歷史畫面。

突然之間,我全懂了。我懂為什麼過去我不認識林先生,也不清楚他的份量,我也懂了這樣的一個人,為什麼決定在此刻絕食。因為他這一生的履歷,都是這麼默默無聲,全無旗鼓喧囂。在我出生以前,他已承擔我所不能想像的大起大落,生死悲哀;在我出生以後,他也從不以此作為勳章炫耀,只是埋頭為自己的信念努力。

(推薦閱讀PTT版友摘錄康寧祥回憶錄中所記,關於林宅血案的真實側寫)

我想絕食確實是適合他,屬於他的行動。關於絕食,過去我只知道飢餓三十,還有印度聖雄甘地;但,原來在我所深愛的這片土地上,竟有一個人,為他深愛的土地付出比自己生命還高的代價,承受割捨血親的痛楚,踽踽獨行。

日前讀到田秋瑾女士問林先生,為了政治理念到如今種種,是否後悔;林先生思索後回應:「我不後悔,但很傷心。」……不知道他是否回憶到,他飽受刑求逼供的那一年,不明究理被放出來的那一天,得知惡耗的那一時刻?為理想,沒有後悔可言;但傷心,卻深刻而永遠。只能繼續做下去,只有繼續做下去,傷心才不白費,而這正是英雄所為。

這泥濘中孤獨的路一走,不是一年、兩年、五年、二十年,而是一九八零年至今,整整三十四年。我不知道林先生面對這一切,對內心中有多少痛苦折磨?在外又忍受多少挫折憤怒?他原諒強權對他的政治壓迫、對他親人的生命剝奪了嗎?在投身政治,成功推動政黨輪替時,他抵抗多少甜美的誘惑?在新政黨上台,卻仍無法貫徹他對核四的想法時,他心中會有多麼痛苦?要如何不棧戀一切權位,捨下一切位置、戰友,轉過身回到故鄉繼續耕耘,默默至此?

掃過他的人生經歷,就覺得有一道沉默的影子遮蔽所有的快樂,影子的真身朝向唯一的光輝……我感受到他對台灣情感之深沈之堅毅。繁華起落,誰選上什麼民調幾趴都不入他眼,「只有香如故」。

林義雄家書:只有香如故。走過血恨風浪的如故之香,不知是何滋味?

林義雄家書:只有香如故。走過血恨風浪的如故之香,不知是何滋味?

而今他話已說盡了,還覺著有一絲氣力可盡,便是絕食,便是用這一生的經歷輕輕地搖醒像我這樣的年輕人:該往前走了,輪到你們了。我想我已經接收了訊息,受到了啟示。如有機會,想對林先生說一句他當年出獄赴美對朋友的話:

「不要看我一時,要看我一世」。

記住這些人。記住台灣歷史上千千萬萬的,在民主、自由、文化路途上努力的人們,如林先生一般的「政治犯」、與受難家屬,因為有這些人的努力我們才有力量,如今,帶著相同信念與情感,再努力、努力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