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六八九

689覺醒:「我是如何從一個689變成台獨份子」

(編按:本文作者為碩士研究生,七年級後段班,在臉書發表此文以後,受聯盟邀請分享覺醒自白。原臉書網誌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notes/10152398956090064/)

這個故事行文很長,但就跟大部份的前689一樣,相當典型而不怎麼精彩。

吾少也賤,且十分下賤。

本來不想寫,一去回想那些助紂為虐的記憶,腐臭味便從胃裡翻湧而上。說了很典型,當了二十幾年的689就是因為家族信仰,是的,在我們家,泛藍是一種信仰。「民進黨」或「台獨」在我們家(族)裡基本上是一句髒話,即使到了現在,聽到「民進黨」三個字還是會覺得隱隱約約有點刺耳,「台獨份子」聽起來也像是某種罪名,感覺就要被送去勞改了。

origin_358091131

繼續閱讀

廣告

[桃園六八九]會輸的球賽,就不打了嗎?

面對覺醒後的第一次大型選舉,心中感慨萬分。我是桃園人,而桃園一向是國民黨的鐵票倉,猶記得兩千年阿扁聲勢高漲的時候,學校同學也還只是一半一半的形式,當時年幼的我覺得會支持民進黨的人真的都好奇怪好落伍好沒水準!而百年追求中也提到,桃園「有大量的軍事機構、眷村」,所以一向對政治冷漠,亦是國民黨的鐵票區。

圖為1977許信良選桃園縣長時,反作票的海報。當時國民黨作票行徑在桃園引起了改變選舉模式的「中壢事件」。

圖為1977許信良選桃園縣長時,反作票的海報。當時國民黨作票行徑在桃園引起了改變選舉模式的「中壢事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