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八九覺醒

學運之月回想太陽花滿週年——六年級的選後覺醒(下)

學運之月省思─學運之月回想太陽花滿週年

一個六年級世代看九合一選後到學運週年,夢醒的大中國教育

(by 夢醒時分)

 

太陽花之後,突然覺得一切都顯得過氣又過時。

利大於弊不斷迴圈,舊世代不願放手,還指揮著年輕人要有禮貌,然後到了九合一選戰開打。MG149案、皇民說、竊聽案,我簡直無法相信,所謂掌權的大人們,用極盡羞辱新世代選民的思惟與手法,主導政策與選舉。我看清了黨國是威權掠奪的家天下本質,悔恨當初成為前六八九,更開始惱怒,是誰主導洗腦了我的年少青春?覺醒後,我開始給自己補課,補重新認識台灣的課。

翻了又翻的百年追求

翻了又翻的百年追求

繼續閱讀

廣告

月讀台灣──前六八九的歷史覺醒

全新專欄/徵稿訊息

月讀台灣

今天是三月十八號,不知道各位前六八九還記得一年前的今天嗎?

一年前的今天,一場充滿力量的行動驚醒大眾,終於讓我們發覺自己對於歷史、政治認知的貧乏。在這覺醒後的三百六十五天,我們持續與生活對抗,讀書工作生活,關心時事,閱讀歷史,希望覺醒不白費!

在全新的一年,前六八九覺醒聯盟將會推出「台灣」專欄,與大家分享我們對台灣全新認識!月讀台灣,每月將會發布一至兩件重要的歷史事件,以路人視角、平民心情研讀台灣歷史,理解自己腳下的每一寸土地。

繼續閱讀

689覺醒:「我是如何從一個689變成台獨份子」

(編按:本文作者為碩士研究生,七年級後段班,在臉書發表此文以後,受聯盟邀請分享覺醒自白。原臉書網誌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notes/10152398956090064/)

這個故事行文很長,但就跟大部份的前689一樣,相當典型而不怎麼精彩。

吾少也賤,且十分下賤。

本來不想寫,一去回想那些助紂為虐的記憶,腐臭味便從胃裡翻湧而上。說了很典型,當了二十幾年的689就是因為家族信仰,是的,在我們家,泛藍是一種信仰。「民進黨」或「台獨」在我們家(族)裡基本上是一句髒話,即使到了現在,聽到「民進黨」三個字還是會覺得隱隱約約有點刺耳,「台獨份子」聽起來也像是某種罪名,感覺就要被送去勞改了。

origin_358091131

繼續閱讀

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夢醒時分

(編註:本文作者夢醒時分是有正當工作的中部人,目前台北求生存中,六年級生,女性;亦是本聯盟參與讀書會與討論最積極也最年長的成員,是本聯盟重要的六年級生代表。非常感謝他努力地、自發地完成了這篇文章,也希望能有更多六年級生加入覺醒的行列。)

以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已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收件者:六年級的朋友們

副本 :55年次後的選民、7~8年級選民

主旨: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Dear六年級的朋友們:

 

關於今年的台灣政治,從三月的太陽花學運到年底的大選,我有著太多的問號,我想揪六年級的朋友們一起來想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但我真的感受到台灣不太對勁。

先說為什麼要邀請六年級朋友一同思考。最現實的來說,六年級世代最老的是44歲,最年輕的是35歲,我們正是台灣的青壯輩公民,是社會體系的中堅份子,下有兒女,上有父母,任何政治議題都對我們影響甚大,六年級世代共同想想政治這件事,再具正當性不過。

繼續閱讀

689覺醒:因為母親的威脅票投馬卡茸

當年本想投給小英的我,在老媽語帶威脅的要求下,還是把票投給了馬卡茸,而我現在後悔嗎?後悔!連當年威脅我的人我親愛的老媽也很懊惱

我不懂政治,也不太關心政治,在過去的認知裡政治就是選舉時大家喊喊口號、立委在立法院鬥嘴打架等,和我似乎沒有直接關係,就算我不去關心它,我的生活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看到政治新聞,我只認為「這些離我的生活好遠」;看到朋友批評政府決策時,我心想「有這麼嚴重嗎?」;看到學生、勞工集體去抗議,我甚至認為「太誇張了吧?有必要這麼認真嗎?」。種種漠視政治的思緒都來自於「與我無關」,對阿,政治有這麼嚴重嗎?有需要這麼認真嗎?

作者的誠摯感謝!

作者的誠摯感謝!

繼續閱讀

689覺醒:國民黨樁腳的孩子

  1. 一開始為什麼支持國民黨?

會支持主要是家庭的關係。爸爸、爺爺長年支持國民黨,而且是地方樁腳。我們家是很父權的大家族,同時也是血緣聚落,整條街都同姓。很多事情爺爺(輩分最大)說了算。晚餐時間我們都會一起看新聞,他總是藉由時事註加個人解釋,告訴我民進黨很亂、國民黨的技術官僚很有效率……等,在每一頓晚餐中影響了我。

中國國民黨磁鐵,阿彌陀佛!

中國國民黨磁鐵,阿彌陀佛!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