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選舉

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夢醒時分

(編註:本文作者夢醒時分是有正當工作的中部人,目前台北求生存中,六年級生,女性;亦是本聯盟參與讀書會與討論最積極也最年長的成員,是本聯盟重要的六年級生代表。非常感謝他努力地、自發地完成了這篇文章,也希望能有更多六年級生加入覺醒的行列。)

以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已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收件者:六年級的朋友們

副本 :55年次後的選民、7~8年級選民

主旨: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Dear六年級的朋友們:

 

關於今年的台灣政治,從三月的太陽花學運到年底的大選,我有著太多的問號,我想揪六年級的朋友們一起來想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但我真的感受到台灣不太對勁。

先說為什麼要邀請六年級朋友一同思考。最現實的來說,六年級世代最老的是44歲,最年輕的是35歲,我們正是台灣的青壯輩公民,是社會體系的中堅份子,下有兒女,上有父母,任何政治議題都對我們影響甚大,六年級世代共同想想政治這件事,再具正當性不過。

繼續閱讀

廣告

[桃園六八九]前六八九看文燦

鄭文燦的主要政見,詳見其競選網站。

鄭文燦的主要政見,詳見其競選網站。

桃園市長一號候選人鄭文燦

背景

1967年生的鄭文燦,今年四十七歲,也是桃園本地人(八德,北桃園)。最高學歷是台大國發所碩士,有趣的是,他在大學初為電機,後轉入社會系。由火熱的電機轉至社會系,看起來與他學生時代的社運經歷有關

相較對手吳志揚,鄭系出何源?根據報導(聯合2010)鄭父「民國42年考進農委會糧食局公職人員」,出身貧寒,是一般人也。家無才識,但父親對於他轉系曾「不說第二句話」,並在鄭第一次選縣長時表示「這是承擔,要把輸贏放一邊,全力以赴」。看起來是個極端尋常但有品格的人家。

繼續閱讀

[桃園六八九]前六八九看志揚

本系列將會就桃園市長候選人,鄭文燦與吳志揚,分別就背景、經歷、個人特質與政見發表四個部份做出常民化分析。歡迎大家提出高見、拋出議題讓討論更多角化更熱絡,一起將選戰升級成真正的選擇!請參閱上篇<會輸的球賽,就不打了嗎>,與下篇<前六八九看文燦>。

學歷與家世背景

法學背景,最高學歷是美國哈佛大學法學碩士。

政治背景方面,在吳志揚之前,祖父吳鴻麟為桃園第四任縣長,父親吳伯雄為第七任縣長,家族在地方深耕的吳志揚,在四十歲時成功成為家族第一位民選的縣長。在桃園『深耕』的吳家,對吳的選情肯定有所裨益,然而對選民而言,吳家雖是老牌老字號,地方勢力與政治勢力的結合,卻也常引來可怕的後果。段宜康委員的臉書就公佈了一件這樣的事情。桃縣政府成立了航空城公司,航空城公司經縣長批准投資台灣智慧卡公司,然而台智卡的大股東吳運豐,『剛好』是吳的堂叔(聯合報報導)。但這件事情告訴我們一件事情:有地方勢力背景的政治人物最可怕。因為他們可以很容易方便地將公共資源轉移到自身,並且聯手掩蓋這樣的過程。誰都不會發現。

吳家的勢力有多大呢?包含桃客、新竹中小企業銀行、一銀、土銀、彰銀,投資經營包含中壢醫院新國民綜合醫院新生醫院中臺實業優美集團信東化工等……請問吳志揚,如何在這種情況下利益迴避;或者該問,吳先生,是否認為迴避家族利益是重要的事情?各位選民又怎麼想呢?主政者將人民的納稅錢,放入自家人的口袋,剝奪其他企業、個人享受政府資源的機會,這是我們希望見到的嗎?

吳當然也是國民黨之子,本人也深具國民黨新生代的特色(如「何不食﹍麋?」、「﹍褲子弟」、「﹍容可掬」、「溫文有﹍」)。然而這種國民黨是的溫文,實際上只是掌握權力傲慢的裝飾品,今年學運時,吳志揚對於學運的看法是「不能取代政府運作」,以及「台灣不用害怕中國競爭力」。相當的避重就輕,通常這種和平的避重就輕,在壓力下就會顯得吃相難看,幸運的是,吳至目前為止似乎也還不需要面對那種壓力。

 

轉攝聯合報圖表,讓我們親身檢視候選人。

轉攝聯合報圖表,讓我們親身檢視候選人。

繼續閱讀

[桃園六八九]會輸的球賽,就不打了嗎?

面對覺醒後的第一次大型選舉,心中感慨萬分。我是桃園人,而桃園一向是國民黨的鐵票倉,猶記得兩千年阿扁聲勢高漲的時候,學校同學也還只是一半一半的形式,當時年幼的我覺得會支持民進黨的人真的都好奇怪好落伍好沒水準!而百年追求中也提到,桃園「有大量的軍事機構、眷村」,所以一向對政治冷漠,亦是國民黨的鐵票區。

圖為1977許信良選桃園縣長時,反作票的海報。當時國民黨作票行徑在桃園引起了改變選舉模式的「中壢事件」。

圖為1977許信良選桃園縣長時,反作票的海報。當時國民黨作票行徑在桃園引起了改變選舉模式的「中壢事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