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保護

林義雄絕食:請問你哪位?

(本文由一位在林先生絕食反核事件以前,幾乎對其一無所知的公民所撰寫。)

原諒我使用這樣無理的標題,以引起閱聽人的注意力。然而這個問句恐怕是我這個世代年輕人,聽到「林義雄絕食」這消息當下,相當普遍的第一念頭。

 

圖摘自中央社。

圖摘自中央社。

我出生於本省人家庭,父母皆為泛藍支持者,自己大學是理工背景。大概是原生家庭,與知識背景交織出來的世界,並沒有「林義雄」這個人的存在。林先生,乃一直處於我認知世界的極限以外的人物,與我並無交集。

直到三一八學運之後,我開始關注社會、政治運動,看見林義雄絕食這樣的標題,心裡的念頭就如標題。同時覺得,絕食?這種行為真的有用嗎?在臉書上,也看到許多朋友爭相分享這個訊息,提到「林宅血案」,似乎這是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而我渾然不知,未免顯得無知(實際上就是很無知),自己去搜尋了「林義雄」先生的生平。

讀著林義雄先生的維基百科,我才知道,原來編年列表,也可以讓人如此心情激動。林先生1964年畢業於台大法律系;1975年為黨外運動人士郭雨新選舉訴訟;1977年放棄律師業務成為省議員,倡導「將人民當主人來服侍」為民服務……他率先婉拒謝禮,震撼當時政壇。

1979因美麗島事件被捕,因叛亂罪受刑;1980年母親與女兒被不名人士亂刀砍死;1984假釋出獄赴美唸書;1989年返台後寫書、創辦慈林教育基金會、創立何四公投促進會;1992年推動總統直選;1995年參與民進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2000年位陳水扁輔選,隔年為核四爭議辭去民進黨顧問職位……

三立新聞歷史畫面。

三立新聞歷史畫面。

突然之間,我全懂了。我懂為什麼過去我不認識林先生,也不清楚他的份量,我也懂了這樣的一個人,為什麼決定在此刻絕食。因為他這一生的履歷,都是這麼默默無聲,全無旗鼓喧囂。在我出生以前,他已承擔我所不能想像的大起大落,生死悲哀;在我出生以後,他也從不以此作為勳章炫耀,只是埋頭為自己的信念努力。

(推薦閱讀PTT版友摘錄康寧祥回憶錄中所記,關於林宅血案的真實側寫)

我想絕食確實是適合他,屬於他的行動。關於絕食,過去我只知道飢餓三十,還有印度聖雄甘地;但,原來在我所深愛的這片土地上,竟有一個人,為他深愛的土地付出比自己生命還高的代價,承受割捨血親的痛楚,踽踽獨行。

日前讀到田秋瑾女士問林先生,為了政治理念到如今種種,是否後悔;林先生思索後回應:「我不後悔,但很傷心。」……不知道他是否回憶到,他飽受刑求逼供的那一年,不明究理被放出來的那一天,得知惡耗的那一時刻?為理想,沒有後悔可言;但傷心,卻深刻而永遠。只能繼續做下去,只有繼續做下去,傷心才不白費,而這正是英雄所為。

這泥濘中孤獨的路一走,不是一年、兩年、五年、二十年,而是一九八零年至今,整整三十四年。我不知道林先生面對這一切,對內心中有多少痛苦折磨?在外又忍受多少挫折憤怒?他原諒強權對他的政治壓迫、對他親人的生命剝奪了嗎?在投身政治,成功推動政黨輪替時,他抵抗多少甜美的誘惑?在新政黨上台,卻仍無法貫徹他對核四的想法時,他心中會有多麼痛苦?要如何不棧戀一切權位,捨下一切位置、戰友,轉過身回到故鄉繼續耕耘,默默至此?

掃過他的人生經歷,就覺得有一道沉默的影子遮蔽所有的快樂,影子的真身朝向唯一的光輝……我感受到他對台灣情感之深沈之堅毅。繁華起落,誰選上什麼民調幾趴都不入他眼,「只有香如故」。

林義雄家書:只有香如故。走過血恨風浪的如故之香,不知是何滋味?

林義雄家書:只有香如故。走過血恨風浪的如故之香,不知是何滋味?

而今他話已說盡了,還覺著有一絲氣力可盡,便是絕食,便是用這一生的經歷輕輕地搖醒像我這樣的年輕人:該往前走了,輪到你們了。我想我已經接收了訊息,受到了啟示。如有機會,想對林先生說一句他當年出獄赴美對朋友的話:

「不要看我一時,要看我一世」。

記住這些人。記住台灣歷史上千千萬萬的,在民主、自由、文化路途上努力的人們,如林先生一般的「政治犯」、與受難家屬,因為有這些人的努力我們才有力量,如今,帶著相同信念與情感,再努力、努力走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