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八九覺醒

689覺醒:「我是如何從一個689變成台獨份子」

(編按:本文作者為碩士研究生,七年級後段班,在臉書發表此文以後,受聯盟邀請分享覺醒自白。原臉書網誌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notes/10152398956090064/)

這個故事行文很長,但就跟大部份的前689一樣,相當典型而不怎麼精彩。

吾少也賤,且十分下賤。

本來不想寫,一去回想那些助紂為虐的記憶,腐臭味便從胃裡翻湧而上。說了很典型,當了二十幾年的689就是因為家族信仰,是的,在我們家,泛藍是一種信仰。「民進黨」或「台獨」在我們家(族)裡基本上是一句髒話,即使到了現在,聽到「民進黨」三個字還是會覺得隱隱約約有點刺耳,「台獨份子」聽起來也像是某種罪名,感覺就要被送去勞改了。

origin_358091131

繼續閱讀

廣告

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夢醒時分

(編註:本文作者夢醒時分是有正當工作的中部人,目前台北求生存中,六年級生,女性;亦是本聯盟參與讀書會與討論最積極也最年長的成員,是本聯盟重要的六年級生代表。非常感謝他努力地、自發地完成了這篇文章,也希望能有更多六年級生加入覺醒的行列。)

以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已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收件者:六年級的朋友們

副本 :55年次後的選民、7~8年級選民

主旨: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Dear六年級的朋友們:

 

關於今年的台灣政治,從三月的太陽花學運到年底的大選,我有著太多的問號,我想揪六年級的朋友們一起來想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但我真的感受到台灣不太對勁。

先說為什麼要邀請六年級朋友一同思考。最現實的來說,六年級世代最老的是44歲,最年輕的是35歲,我們正是台灣的青壯輩公民,是社會體系的中堅份子,下有兒女,上有父母,任何政治議題都對我們影響甚大,六年級世代共同想想政治這件事,再具正當性不過。

繼續閱讀

[桃園六八九]前六八九看文燦

鄭文燦的主要政見,詳見其競選網站。

鄭文燦的主要政見,詳見其競選網站。

桃園市長一號候選人鄭文燦

背景

1967年生的鄭文燦,今年四十七歲,也是桃園本地人(八德,北桃園)。最高學歷是台大國發所碩士,有趣的是,他在大學初為電機,後轉入社會系。由火熱的電機轉至社會系,看起來與他學生時代的社運經歷有關

相較對手吳志揚,鄭系出何源?根據報導(聯合2010)鄭父「民國42年考進農委會糧食局公職人員」,出身貧寒,是一般人也。家無才識,但父親對於他轉系曾「不說第二句話」,並在鄭第一次選縣長時表示「這是承擔,要把輸贏放一邊,全力以赴」。看起來是個極端尋常但有品格的人家。

繼續閱讀

[桃園六八九]前六八九看志揚

本系列將會就桃園市長候選人,鄭文燦與吳志揚,分別就背景、經歷、個人特質與政見發表四個部份做出常民化分析。歡迎大家提出高見、拋出議題讓討論更多角化更熱絡,一起將選戰升級成真正的選擇!請參閱上篇<會輸的球賽,就不打了嗎>,與下篇<前六八九看文燦>。

學歷與家世背景

法學背景,最高學歷是美國哈佛大學法學碩士。

政治背景方面,在吳志揚之前,祖父吳鴻麟為桃園第四任縣長,父親吳伯雄為第七任縣長,家族在地方深耕的吳志揚,在四十歲時成功成為家族第一位民選的縣長。在桃園『深耕』的吳家,對吳的選情肯定有所裨益,然而對選民而言,吳家雖是老牌老字號,地方勢力與政治勢力的結合,卻也常引來可怕的後果。段宜康委員的臉書就公佈了一件這樣的事情。桃縣政府成立了航空城公司,航空城公司經縣長批准投資台灣智慧卡公司,然而台智卡的大股東吳運豐,『剛好』是吳的堂叔(聯合報報導)。但這件事情告訴我們一件事情:有地方勢力背景的政治人物最可怕。因為他們可以很容易方便地將公共資源轉移到自身,並且聯手掩蓋這樣的過程。誰都不會發現。

吳家的勢力有多大呢?包含桃客、新竹中小企業銀行、一銀、土銀、彰銀,投資經營包含中壢醫院新國民綜合醫院新生醫院中臺實業優美集團信東化工等……請問吳志揚,如何在這種情況下利益迴避;或者該問,吳先生,是否認為迴避家族利益是重要的事情?各位選民又怎麼想呢?主政者將人民的納稅錢,放入自家人的口袋,剝奪其他企業、個人享受政府資源的機會,這是我們希望見到的嗎?

吳當然也是國民黨之子,本人也深具國民黨新生代的特色(如「何不食﹍麋?」、「﹍褲子弟」、「﹍容可掬」、「溫文有﹍」)。然而這種國民黨是的溫文,實際上只是掌握權力傲慢的裝飾品,今年學運時,吳志揚對於學運的看法是「不能取代政府運作」,以及「台灣不用害怕中國競爭力」。相當的避重就輕,通常這種和平的避重就輕,在壓力下就會顯得吃相難看,幸運的是,吳至目前為止似乎也還不需要面對那種壓力。

 

轉攝聯合報圖表,讓我們親身檢視候選人。

轉攝聯合報圖表,讓我們親身檢視候選人。

繼續閱讀

[桃園六八九]會輸的球賽,就不打了嗎?

面對覺醒後的第一次大型選舉,心中感慨萬分。我是桃園人,而桃園一向是國民黨的鐵票倉,猶記得兩千年阿扁聲勢高漲的時候,學校同學也還只是一半一半的形式,當時年幼的我覺得會支持民進黨的人真的都好奇怪好落伍好沒水準!而百年追求中也提到,桃園「有大量的軍事機構、眷村」,所以一向對政治冷漠,亦是國民黨的鐵票區。

圖為1977許信良選桃園縣長時,反作票的海報。當時國民黨作票行徑在桃園引起了改變選舉模式的「中壢事件」。

圖為1977許信良選桃園縣長時,反作票的海報。當時國民黨作票行徑在桃園引起了改變選舉模式的「中壢事件」。

繼續閱讀

689覺醒:3/18,我們依然過著死大學生的生活

開場自我介紹一下,我現在25歲,身分證字號A開頭。幼稚園大班時全家搬到新竹,在新竹市選市長時擁有投票權但沒有參與投票,而在現任總統馬英九尋求連任時,將人生第一次的選票投給了馬先生,我想解釋一下我為什麼當時是個六八九。

身為淡大學生的原作者,紀錄淡大學生自主錄製島嶼天光的那天。「熱到爆炸」

身為淡大學生的原作者,紀錄淡大學生自主錄製島嶼天光的那天。「熱到爆炸」

第一次有投票資格時是新竹市市長選舉,同學間並不熱中於政治方面的討論,我們大都有默契得不提起選舉,在青少年時候得我們也了解談論起政治可能會在最後爭論起來,或甚至提起一次之後被貼上”政治狂熱者”的標籤,都不是我們想去碰觸的領域,我認為若是家人沒有特別政治傾向,因著學校歷史社會課本的教育(漢人文化,中華文華等,地理課本我記得出現過”我國”等字眼),學生是容易傾向認同國民黨的 繼續閱讀

689覺醒:「記得要投二號喔!」

我來自小康家庭,爸爸與朋友在大陸做生意,媽媽是家管,還有個弟弟。

「你要記得選2號喔!」

圖摘自中選會。

圖摘自中選會。

2012年總統大選,在前往家附近的投票處路上,母親仍不停提醒我要投給馬英九。當時我對於要投給誰沒有太多的想法,僅因我父親是台商,自身對台灣沒有太多國家認同感,所以在主權獨立與經濟發展的論述之間,我選擇了後者,希望父親工作能更加順利。

當時身邊很多朋友都支持蔡英文、支持綠色,可我們從未進一步討論為何我們支持藍色或綠色,只聽到彼此支持不一樣的政黨,便不再討論,但我在心中默默為他們貼上標籤,因為我覺得綠營是偏激的、保守的、狡猾的,會有這印象是因為記得有一次在某一親戚家,意外談到選舉的事宜,我某位支持綠營的親戚非常氣氛地說馬英九是狗,事後,家人私下討論這件事情,認為這樣很不理性、很不對,而我相信我家人的說法。

繼續閱讀

689覺醒:曾在省籍欄填上了「福建省」

威利註:
本文原發於BBS,經作者同意後轉載,唯為避免激進份子對作者本人之騷擾,隱去發文身份於本聯盟留存發表。編者真的很高興作者能如此深入地回顧自己的過去歷史,並與新認知並陳。然關於「國民黨變了,再非蔣中正建黨理念」這樣的想法,編者卻與本文作者有相當不同的想法。
或許之後能再請專業的(我這樣打醬油的閃邊去)寫一些關於國民黨體制,與蔣氏父子獨裁的文章與各位朋友分享!
另外要特別感謝網友來信,讓我們有機會和原作者聯繫!感謝熱心網友!

這篇主要是想讓大家了解9.2們的想法,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介紹一下時代背景:家裡是正統外省三代,軍公教三代,我是第一代擺脫的例外。小時候,我記得每次選舉,爸媽就超級討厭民進黨,唯一沒有投國民黨的一次就是2000年的總統大選,因為認為連戰是扶不起的阿斗而投給了宋楚瑜,而正鐵藍軍的外公還是堅持的投給連戰,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媽媽跟外公的爭吵(現在看來不都還是藍的嗎?)而外公完全只看黨不看人的投票方式,12歲的我不懂,也不在意。國中時代,曾經在履歷表上的省籍欄填上了「福建省」。你沒看錯,我曾經真的就是這樣外省情結,因為爸媽外公外婆爺爺奶奶在家講的都是福州話,常常說著那時候戰亂的事情,常常說著國民黨對我們家的照顧14歲的我一點也不知道什麼叫台灣主權,不在意台灣有沒有獨立,甚至放學時候看到台獨宣傳車開過,還在心裡暗罵真是瘋子怪咖,覺得台獨跟地下電台,沒水準的工人,還有亂七八糟的講台語怪人一組的。哼,講中文明明就比較有水準,我們是中華民國阿,講中文哪裡不對,肖誒(註:我以為校ㄟ本身就是台語!!??)。高中時代,聽到陳水扁要改國教把國中的地理和歷史課本加重台灣部分,家裡說著:阿台灣歷史就那麼短要考什麼拉?阿台灣地理就那麼小怎麼考拉?我也暗自慶幸還好是國立編譯館的最後一屆,沒有學到什麼邪門歪道的教改。再來,那些年,陳水扁又吵要改中華郵政變台灣郵政,好無聊阿,浪費錢,有差嗎?
繼續閱讀

689覺醒:因為母親的威脅票投馬卡茸

當年本想投給小英的我,在老媽語帶威脅的要求下,還是把票投給了馬卡茸,而我現在後悔嗎?後悔!連當年威脅我的人我親愛的老媽也很懊惱

我不懂政治,也不太關心政治,在過去的認知裡政治就是選舉時大家喊喊口號、立委在立法院鬥嘴打架等,和我似乎沒有直接關係,就算我不去關心它,我的生活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看到政治新聞,我只認為「這些離我的生活好遠」;看到朋友批評政府決策時,我心想「有這麼嚴重嗎?」;看到學生、勞工集體去抗議,我甚至認為「太誇張了吧?有必要這麼認真嗎?」。種種漠視政治的思緒都來自於「與我無關」,對阿,政治有這麼嚴重嗎?有需要這麼認真嗎?

作者的誠摯感謝!

作者的誠摯感謝!

繼續閱讀

689覺醒:國民黨樁腳的孩子

  1. 一開始為什麼支持國民黨?

會支持主要是家庭的關係。爸爸、爺爺長年支持國民黨,而且是地方樁腳。我們家是很父權的大家族,同時也是血緣聚落,整條街都同姓。很多事情爺爺(輩分最大)說了算。晚餐時間我們都會一起看新聞,他總是藉由時事註加個人解釋,告訴我民進黨很亂、國民黨的技術官僚很有效率……等,在每一頓晚餐中影響了我。

中國國民黨磁鐵,阿彌陀佛!

中國國民黨磁鐵,阿彌陀佛!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