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夢醒時分

(編註:本文作者夢醒時分是有正當工作的中部人,目前台北求生存中,六年級生,女性;亦是本聯盟參與讀書會與討論最積極也最年長的成員,是本聯盟重要的六年級生代表。非常感謝他努力地、自發地完成了這篇文章,也希望能有更多六年級生加入覺醒的行列。)

以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已更名為自由廣場的中正紀念堂。名字更換了,人,是否也覺醒?

收件者:六年級的朋友們

副本 :55年次後的選民、7~8年級選民

主旨:寫給我六年級的朋友們~從問號到覺醒

 

Dear六年級的朋友們:

 

關於今年的台灣政治,從三月的太陽花學運到年底的大選,我有著太多的問號,我想揪六年級的朋友們一起來想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但我真的感受到台灣不太對勁。

先說為什麼要邀請六年級朋友一同思考。最現實的來說,六年級世代最老的是44歲,最年輕的是35歲,我們正是台灣的青壯輩公民,是社會體系的中堅份子,下有兒女,上有父母,任何政治議題都對我們影響甚大,六年級世代共同想想政治這件事,再具正當性不過。

其二,民國68年有美麗島大審,76年蔣經國宣布解嚴,以76年為基準,六年級最老的約當國中(二~三年級),可以說六年級是第一批在九年義務教育結束前就全面享受到解嚴自由的世代。我們比前一個世代更早迎接了自由民主,繼續關心台灣的自由民主,再具正當性不過。

其三,雖然我們在義務教育結束前就迎接了自由社會,但讀的仍然是一綱一本的黨版教科書。黨版課本貫輸我們:「中日甲午戰爭一役,清廷戰敗,雙方簽訂馬關條約,清朝將台灣割讓給日本。」而甲午戰爭,也為孫文推翻滿清埋下了引線,也才有後來的中華民國及一九四九大逃難潮到台灣。一百二十年前的甲午戰爭深深影響了台灣歷史的發展,且後座力至今未歇。今年是甲午年,恰恰又讓我們整個世代在最中堅的年歲遇上了,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我們一起思考甲午之戰一百二十年帶給我們的意義,再具正當性不過。

概略講完了以上三點,我要來說說我覺得不太對勁的地方。

 

其一、台灣只是中國的附屬品嗎?

我記得國小時,唱遊課學唱中華民國頌,青海的草原,一眼看不完。國中時,三十幾省的中國地理全學了,長江黃河源於青海省,成都有天府之國美譽,武夷山產紅茶…等,那時為了升學考試,囫圇吞棗的背了。但是成年後的今天,看著台灣眼下的紛紛擾擾,我不禁疑問,當年我們好幾個世代念了黨版中國史地的出發點是為了什麼?

學習中國、了解中國並非惡事,尤其當中國離台灣如此之近,政治文化都對台灣產生重大影響,是有必要知己知彼的。我疑惑的是,我們學習中國史地,到底是為了在激烈的全球競爭中,了解中國,以便定出對台灣最有利的發展策略,還是把台灣所有人教育成是中國的附屬品,是大一統帝國版圖下歸化的邊疆?

再比喻的生活白話一點,到底一個小孩學醫,是因為他了解自己的資質志向、就業市場之後所作的選擇,還是只是父母期望的附屬品?兩者都是學醫,但是意義大大不同。前者以當事人為主體出發,有自己的意願作基礎,比較能接受學習過程以及日後職涯中的挫折。後者則不同,一旦人到中年,或者面臨職業倦怠,則很容易走到打卡交差的窘境,找不到支撐下去的動力或熱情,因為一開始的學習動機就只是為了滿足別人。我看今日台灣的不太對勁,社會迷惘,產業大方向無落,年輕人感到前途茫茫,不正像是那個為父母而學醫的小孩,到了中年迷惘不知何去何從的處境嗎?

過去的黨版課本,讓好幾個世代不了解台灣土地曾有的榮耀與苦難,也不了解台灣有的資源,與在世界的文化地理位置重要性,一切只為了反攻大陸,只為了復興中華大一統,在赤腳上學極窮的年代,大家為了生存尚可咬牙苦撐,當經濟拼到了衣食無缺,精神反而失落無依。而就算是咬牙苦撐,也只是掠奪、掠奪、再掠奪。既然首都南京是回不去了,秋海棠的版圖是拼不全了,大一統神話早就破滅了,不掠奪台灣,還能做什麼?

黨國掠奪了勞工賺來的經濟果實,再把攢來的財富奉給了財團。如果早幾個世代知道太魯閣園內的高山地帶保留了許多冰河時期孑遺生物,還是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所在地,怎麼會任由怪手在太魯閣剷禿了一片山頭?我知道中國有景德鎮,卻不知台灣也有窯燒。如果早幾個世代知道台灣的四角窯在蓋築技術、燒成溫度以及燒成技術各方面都已經具備了現代工業的雛形,是台灣陶瓷產業走向現代化工業發展的里程碑,而四角窯種在宋朝後即已失傳,又怎麼會將苗栗古窯拆除,天外蓋來一棟新的客家土樓?

愈長大愈覺得,我對這塊土地的理解好浮、好空。六年級的朋友們,你們也有這種感覺嗎?更可怕的是,候選人代家族出征,也依舊是把台灣當自身家族利益的附屬品。殖民的台灣,是日本的附屬品;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台灣,是黨國的附屬品,什麼時候台灣才能做自己呢?

 

其二、我們真的是民主國家嗎?

黨版課本曾這麼教過,夏朝是中國第一個王朝,夏朝之後,都是家天下體制。直到清朝腐敗,列強侵略,與各國簽定各不平等條約,武昌起義,國父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創建了中華民國,才結束了中國專制社會,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綜合以上,課本教給我的結論是,我是民主的中華民國國民,我們有憲法,是憲政國家,人民享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的權利。

曾經我相信我們國家是非常民主的,因為我高中時期,李連配當選了第一屆民選總統,等我再稍稍了解社會,正是阿扁選台北市長,喊出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時候。選舉像嘉年華會般繽紛熱鬧,更讓我相信,民主自由是真的,更何況,我在大學畢業前,就迎接了中華民國史上的第一次政黨輪替呢!我們是民主自由國家,這件事有什麼好懷疑的呢?

除了相信課本說的,我們國家享有民主自由,我也迷信過大部份新聞常說的,例如國民黨比較會拼經濟、高學歷官員多所以這個黨比較有能力、民進黨比較會操弄族群、在街頭會鬧事等。我在這種氛圍下順理成章成為前689,因為政黨也輪替過了,算是有選舉自由了,但顯然民進黨拼不好經濟,我還是把票投回會拼經濟的國民黨好了!

但顯然這個想法存在很大的Bug,而且隨著自己踏入社會的時間愈長,我愈發覺得,黨國宣傳如夢一場。

我並不期待國民所得在一年內大躍進(事實上也不太可能),但至少我期待民間對景氣能看好,期待那個氛圍是給人希望的。然而事實上我悄悄發現,身邊不同行業朋友都有公司遇缺不補的案例,或者一人多工。開發業務,客戶不斷下殺報價,因為客戶採購預算就是那麼有限,幾乎到了有成交,就算是微利也加減賺的地步;票期愈開愈長者,更是所在多有。然後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房仲店愈開愈多家。再補充,身邊七年級的朋友,他們可還是一畢業就背著學貸,得多兼差才能打平生活支出!大家很認真的在拼經濟,但拼的很像阿信,付出與獲得似乎不如預期。

經濟既無法有感改善,那就圖個小確幸、社會安寧吧!當怪手剷平大埔農田的畫面映入眼簾,小確幸夢也驚醒了,當農民開始反抗,我知道社會就很難安寧了。我開始慢慢注意到浮濫徵地這件事,或者說,我發現台灣真的不是我在課本上念到的那麼一回事。接著洪仲丘案、毒奶粉案、馬王政爭,愈來愈不堪聞問,直到服貿協議強渡關山,引爆太陽花學運,我才徹底的從過去「我們是民主國家」這個宣傳中覺醒,也對黨國拼經濟這件事理出了一點頭緒與輪廓。

民國103年,太陽花學運。

民國103年,太陽花學運。

更精確的說,我意識到台灣其實還在家天下思維的影響範圍裡。

所謂的ECFA是一個舖陳,加速市場投注在中國這一個籃子裡,加深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度,所謂的世界即是中國。但其實開店做生意的老闆都知道,業績不能只靠幾個大客戶,黨國集團高學歷官員成群,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決策?說到底,不過就是為了成就中華大一統的夢,而大一統,恰恰是專制皇朝家天下的思維。大一統,萬邦來朝,小小的台灣,本該從屬中國。這八年,我們本來有機會從代工cost down模式、附屬中國模式,調整走向產業升級的,但是ECFA的起點已經偏了,八年回不去了!而那八年,可是好幾個世代的職場青春和台灣產業的未來!

再來是隨處可見的房仲店和高房價,是因為房屋早已遠離了居住的核心價值。看看台北東區的租金,月租金百萬者有之,創業初期的本土店家真負擔的起嗎?以科學園區為名,浮濫徵地再炒高地價,吸走產業發展需要的資金,黨國課本裡宣傳好的「平均地權」不見了,倒是黨國課本裡說的「東漢末年土地兼併」正全面啟動。是黨國讓家天下的惡習,綁架了產業的發展。

ECFA的末篇,大一統的前奏曲─服貿協議,則像照妖鏡,照出了黨國家天下的真面目─黨意永遠高於民意。學生們占據立法院,不斷承受來自社會「違法」、「不好好讀書」、「沒禮貌」的道德罵名,對學生的道德要求,遠高於對掌權者的違憲責難,這,從何而來?這是黨國半世紀來,宣傳鞏固領導中心、效忠領袖、效忠黨即是效忠國家的順服倫理,實現了家天下歷朝歷代統治貫徹的「臣民觀」,君君臣臣,只有下對上的絕對服從。當學運爭公民自主,民眾們卻還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不敢擁抱民意自主的一方。

當我看到黨國赤裸裸的家天下本質,再看看選舉以來的MG149案、復興西區政見,也就見怪不怪了。一言以蔽之:「運用家天下的宮廷鬥爭手段,鞏固家天下貴族的政商土地利益。」想一想,如果台北西區的房租飆的跟東區一樣高,迪化街的布行被GUGGI、香奈兒取、LV全面取代,那麼庶民內需消費產業還有存活的空間嗎?如果首都發展全面被官二代家天下貴族壟斷,那麼其它縣市是否更難翻轉呢?一個被官二代家天下壟斷的首都,又要如何跟東京、首爾、吉隆坡競爭呢?

 

靜想九合一選舉的歷史意義

當我從黨國教育中覺醒,我也就更看清楚這次選舉的意義。不在於單純選藍或選綠,而在於台灣要繼續傳承「黨國貴族家天下體制還有它背後那一套三千多年的家天下思想」還是要「擁抱公民社會民主憲政」?到底台灣是要選擇當黨國和共產黨的政商資源補給站,還是要成為華人民主的根據地?台灣人是要繼續在黨國前當個卑躬屈膝的家臣子民,還是要和下一代奮起,當個驕傲自主的公民?

不管是對中華民國有溫情者,或台派中華民國已亡論者,此刻我先暫離藍綠論述,把時光拉回一百多年前。中華民國的創立,確實是建立在清朝的腐敗亡國上,而清朝在亡國前,並非沒有革新。鴉片戰爭之後,洋務運動開始,總理衙門負責掌管對外事務、成立30餘所近代新式學校、各省成立了新的軍事工業,洋務派還派出大批官僚前往等國採購軍事裝備,並成立了四支近代海軍——北洋水師南洋水師廣東水師福建水師。其中北洋水師購買的「定遠」、「鎮遠」鐵甲艦號稱「遠東巨艦」,還是當時遠東噸位最大,火力最強的艦隻。但是甲午一戰,北洋海軍竟然慘敗給日本,不僅洋務運動宣告失敗,清朝還與日本簽訂了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

清朝洋務運動(1861-1895)和日本明治維新 (1860-1880) 約當同期,北洋軍隊在當時還稱得上是亞洲第一海軍,怎麼敗給了日本?勝負不在硬體─軍事設備,在於軟體─政治社會制度。清朝還是家天下的政體,守舊派的官僚拖垮了帝國改革的步伐。

之所以提這段歷史,是要反思,甲午戰後的一百二十年,宣稱推翻滿清,終結中國家天下專制社會的中華民國,怎麼會讓黨國拼了老命的還在台灣進行家天下的統治?說好的主權在民呢?那麼黨國貴族與滿清上三旗何異?

再冷靜的思考,甲午戰後的一百二十年,台灣要面對的世界,並沒有比一百二十年前簡單。台灣要面對的不是戰爭的直接開打,而是國與國間教育、經濟、社會制度的全面競爭,我們六年級還有七、八年級到下一代,都在這個浪頭上:

─3D列印來臨,儼然是第三次工業革命,我們的製造業還要維持代工cost down嗎?

─台灣人手一機,電子商務或聊天都能連線全球,我們還要嚴綁第三方支付法規嗎?

─糧食危機,世界各國都在保護自己的農業,我們還要繼續圈地滅農嗎?

─德國發展綠能經濟,我們還要發展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嗎?

─新加坡、大馬用高薪挖走台灣人才,我們還要壓低員工薪資,恐嚇勞工月薪只剩15K嗎?

─今年蘇格蘭公投的年齡門檻只有16歲,日本國會也修法把投票年齡下修到18歲,台灣法令還要認為年輕人是小屁孩,未滿20歲不能決定公共事務嗎?

 

黨國家天下可以抵制得了反對黨,可以掌控得了媒體公器,可是黨國家天下控制不了世界潮流往前走。六七八九年級要面對的這些未來,當前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家天下黨國除了靠向中國、與財團圈地外,還能給出新願景或新解方嗎?看看回歸後的香港,那真的是台灣面對全球變局唯一的出路嗎?

 閉目,吐一口煙,那就成為自己吧

請黨國醒醒吧!真的、真的、真的、沒有首都在南京這回事了,打、不、回、去、了。糾纏台灣半世紀的大中華情結該入土為安了,媚中政策也該斷捨離了。台灣就是台灣,台灣值得成為她自己,不成為別人的附屬,脫中入台,此其時矣。

台灣在成為自己的這條路上,一直是努力不斷的。

1895年台灣割讓給日本,日本統治台灣不到三十年,台灣農業發達、工商繁榮,城市整潔有序,物質水平普遍提高,即便如此,台灣人卻也沒有因為經濟而迷失了自己。1920年<台灣青年>雜誌創刊,就提出了對日本統治的文明反省:「台灣的物質進步,是以內地人為本位的進步,是殖民地母國本位的經濟政策,是與台灣人精神進步無關係的跛腳的進步。」此外,台灣的東京留學生也熱血奔騰,在1921年展開了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連署,追求民主自治。

再來到黨國家天下戒嚴的時代:

─1952年,雷震的<自由中國>曾建議國民黨在台灣取得穩定地位後,應該實現法治、給予友黨同樣的發展機會、與黨內民主;

─1957年<文星雜誌>創刊,為白色恐佈文字獄的台灣,引薦羅素、卡謬、史懷哲等西方文藝人物,並激辯中西文化;

─1975年,第一本黨外雜誌,以台灣為名之<台灣政論>創刊,刊中討論為何高普考還要論省籍,直指黨國公共政策;

還有白雅燦二十九問蔣經國傳單、中壢事件、美麗島大審、台灣第一個在野黨成立…,在在都有前人鍥而不捨,追求「做台灣自己」的步履和精神遺跡。

一百二十年前,決定台灣命運的是春帆樓一紙,馬關條約後的一百二十年,威脅台灣命運的,是國共黑箱協議下的「跨海峽尋租集團」,而能決定台灣命運的,是我們自己手上的投票單,所以請不要放棄,也不要害怕做自己。當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這塊土地上的前人、香港雨傘革命的世代,讓印度半世紀執政黨下架的關鍵首投族,都是鼓舞台灣做自己的力量。

「為這世代有未來,要即時擦亮眼睛,試問誰還未發聲,都捨我其誰衛我城。」佔中世代正在問誰還未覺醒,六年級的朋友們,我們和七八年級已無時光可再蹉跎,我們終得要為自己掙出一條新路。想想馬關條約、想想日本的明治維新,十一月二十九日,以印記為信,終結黨國家天下,答應未來讓台灣她做全新的自己,在自己的家鄉,以公民之姿。

 

花自無言,人心何向?

花自無言,人心何向?

 

相關參考

[花蓮之殤] 深山裡的礦業災難。「斷頭山」太怵目驚心    (關於太魯閣)

南方朔 中國國民黨是建立在古代認同上

詹宏志暴怒:有政府如此,何需敵人?(關於第三方支付)

寄望台灣的首投族

貨貿談判是馬習會最後的貢品!

【島嶼邊緣】數字台灣:他們正在掏空台灣

德國怎麼衝綠能

18歲擁投票權 下修投票年齡公投開跑

【島嶼邊緣】連家與殖民台灣百年史

孩子問:誰還未覺醒 (關於佔中)

廣告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