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覺醒:曾在省籍欄填上了「福建省」

威利註:
本文原發於BBS,經作者同意後轉載,唯為避免激進份子對作者本人之騷擾,隱去發文身份於本聯盟留存發表。編者真的很高興作者能如此深入地回顧自己的過去歷史,並與新認知並陳。然關於「國民黨變了,再非蔣中正建黨理念」這樣的想法,編者卻與本文作者有相當不同的想法。
或許之後能再請專業的(我這樣打醬油的閃邊去)寫一些關於國民黨體制,與蔣氏父子獨裁的文章與各位朋友分享!
另外要特別感謝網友來信,讓我們有機會和原作者聯繫!感謝熱心網友!

這篇主要是想讓大家了解9.2們的想法,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介紹一下時代背景:家裡是正統外省三代,軍公教三代,我是第一代擺脫的例外。小時候,我記得每次選舉,爸媽就超級討厭民進黨,唯一沒有投國民黨的一次就是2000年的總統大選,因為認為連戰是扶不起的阿斗而投給了宋楚瑜,而正鐵藍軍的外公還是堅持的投給連戰,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媽媽跟外公的爭吵(現在看來不都還是藍的嗎?)而外公完全只看黨不看人的投票方式,12歲的我不懂,也不在意。國中時代,曾經在履歷表上的省籍欄填上了「福建省」。你沒看錯,我曾經真的就是這樣外省情結,因為爸媽外公外婆爺爺奶奶在家講的都是福州話,常常說著那時候戰亂的事情,常常說著國民黨對我們家的照顧14歲的我一點也不知道什麼叫台灣主權,不在意台灣有沒有獨立,甚至放學時候看到台獨宣傳車開過,還在心裡暗罵真是瘋子怪咖,覺得台獨跟地下電台,沒水準的工人,還有亂七八糟的講台語怪人一組的。哼,講中文明明就比較有水準,我們是中華民國阿,講中文哪裡不對,肖誒(註:我以為校ㄟ本身就是台語!!??)。高中時代,聽到陳水扁要改國教把國中的地理和歷史課本加重台灣部分,家裡說著:阿台灣歷史就那麼短要考什麼拉?阿台灣地理就那麼小怎麼考拉?我也暗自慶幸還好是國立編譯館的最後一屆,沒有學到什麼邪門歪道的教改。再來,那些年,陳水扁又吵要改中華郵政變台灣郵政,好無聊阿,浪費錢,有差嗎?

那些年吵要改大中至正變自由廣場,好智障阿,蔣中正不是我們的蔣公嗎?很正當阿,為什麼要改?民進黨真的好智障,只會著墨無聊的小事。那些年,陳水扁說太平洋又沒加蓋,我們這些外省人這麼愛中國何不游回去?爸媽說陳水扁好沒水準,成天只會撕裂族群,自認為會思考我也附和了爸媽的話。開始跟著爸媽看政論節目,看中天,看TVBS,看東森,家裡訂的報紙是聯合報。批評民視跟三立都是沒水準的台語政論, 民進黨傳聲筒, 大話新聞鄭弘儀好醜。
大學時代,馬英九出來為228道歉,我心裡想著是要道歉幾年阿?民進黨煩不煩?歷史都過去了,也給你放假了阿,到底一個228是要道歉到民國幾年阿?2008那一,我未滿20歲,覺得不能在第一次選舉上蓋下投給馬英九的票好可惜,那一年我大二,身邊的大學同學不乏一些激進的泛綠份子,說著馬英九好娘,馬英九賣台,馬英九有綠卡,馬英九是海外的留學生間諜,我一邊聽著不作聲,但心裡嘲笑批評:這些理由真是幼稚,綠的就是沒水準。馬英九娘又怎樣?Gay又怎樣?封閉思想!馬英九賣台?拜託,陳水扁鎖國才北七好嗎!馬英九有綠卡?有又怎樣,多一張有什麼不好,綠營只是眼紅
馬英九監視海外留學生?屁啦,什麼時代了,誰跟你間諜陰謀論。
總而言之,那一年,馬英九當選了,我心目中史上最沒水準的陳水扁下台了。大學畢業的前一年,終於滿20歲的我遇到第一個投票機會-高雄市長選舉。我終於可以投投看我心目中最照顧我們家的國民黨了。那一年,是黃昭順對上陳菊,黃昭順的聲勢大不如陳菊,且批評聲浪不斷,即使在眾多批評聲浪中,我依舊充耳不聞,認定國民黨的人就是好的。
我投下了那一票,投給黃昭順的那一票。雖然那一天開票結果就如預期, 陳菊高票當選,而我,抱持著至少我有投了黃昭順,我表達了我支持國民黨這件事而安心。這一年,是2010。2011那一年,,在海外,遇到史上第一位大陸人,傳說中的共匪!是位廣東的女孩,他跟我說他好喜歡台灣,人也很好,原來他們很NICE的。我很開心的回她那來台灣玩阿!記得她面有難色地說,她們的簽證很難辦, 說著他們那邊的共黨很不好
還語重心長地提醒我,千萬不要回歸,那時候的我一點也不明白事情哪有那麼嚴重,回歸也沒什麼不好阿。從小的概念裡就是好像一定會統一的,只是期待他們的觀念跟想法跟我們差不多就好啦。而她的這番話只是微微的印在我腦中,並沒有對當時的我起太大作用。接下來2012年我遇到另一個待過北京的河南人,他熱切地說著他有多喜歡我們的國民黨,說著她以前當過班長所以才有辦法加入共產黨, 共產黨只收精英噢!說著民進黨在他們那邊都是負面的,都是亂黨,貪污,破壞兩岸關係,說著對他們來說,台灣就像是出外打拼的遊子,他們不理解為什麼台灣不回家,說著香港很賤胚子,給他們港人治港,還在那邊吵什麼?說著國外學校老師什麼跩樣, 都不幫她處理事情, 也不想想這些人的薪水不都是他們這些中國留學生付的嗎?

這些脫序自大的發言,我以為,只是我們兩個個性不一樣,但是我一直沒發現這是兩岸差異。

但在一次的事件中,我徹徹底底的被中國人整了,我徹徹底底地發現我們跟中國真的不一樣,沒有禮義廉恥,聽不懂禮貌性拒絕,露出他們平常好來好去但遇到麻煩事就全部推到別人身上的自私且自相殘殺的那一面。這是我第一次否定自己的血統,否定自己的家庭是從對面那種無恥帝國來的?

可以想像,我可是個曾經在省籍欄寫「福建省」的徹底外省人呢。當厭惡中國人的想法萌生,是整個衝擊我的人生的,我不知道我自己的定位在哪,我是台灣人,我現在知道自己是台灣人,但是我以前在歷史課本學到的算什麼?小學作業簿上寫著要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算什麼?我們家的背景又算什麼?中華民國是指中國還是台灣?如果指的是中國,那我捍衛的是什麼?

我好討厭中國人喔!但是我自己的國家又是寫著中華民國。

這些的矛盾想法不斷在我腦中浮現,那年2013,我只知道中國很討厭, 但我還是沒有要找出答案的意思,我只知道我好討厭中國人,就好了。

2014的一月,我有機會可以跟台灣學術圈的人員聊一聊想法。我看見已經年近40的助理教授極盡能事的拍上層馬屁,深怕自己好不容易卡到的位置不保,他有些驕傲的述說著他好不容易爭取到的實驗室,辦公室資源,而我的眼中看到的只是台灣的學術界腐敗,權力鬥爭。只能拍馬屁的低層跟目中無人的高層,政策停滯,學術空轉,只為了國科會的補助款還有可以呼風喚雨的地位。

我隱隱覺得不妙,而這股不妙感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裡,我開始發現台灣的未來完蛋了, 會栽倒在這些消耗台灣資源的老人手裡。我開始緊張的找尋各界資料,開始研究台灣的產業狀況,而這樣的危機意識在我的心中萌芽的速度之快甚至超乎我想像。

2014三月初的某一天,我的一位大陸籍教授邀剛回學校的我去吃個午餐,我把在台灣看到的憂慮說給她聽,她鼓勵著我,我這時機真的很好,各地可能都還有些缺,不用太擔心。我聽著她對我的鼓勵,我卻回了一句我到現在還是很驚訝的話:

「老師,我不是擔心自己而已,我是希望整個環境好,我的台灣能進步」

突然發現自己好擔心台灣。過沒幾天,太陽花學運爆發了,一開始我只是關心,關注著新聞,覺得事情真的有點嚴重, 但也不算積極參與。一直到一位韓國朋友找我討論他的無趣研究的時候,我下意識的看了一下facebook的訊息,她停下來問我最近在忙什麼,我說了一下台灣的立法院概況以及我的憂慮。她略帶驚訝地回我:佔領立法院?這是認真的嗎?還是學生鬧劇?博士已經夠忙了, 我只擔心自己能不能畢業,你怎麼還有時間去關心這種事情?我當下嚴厲地斥責她的無知,用了我覺得畢生最嚴肅的表情對她說:

這不是你想的小事,這是我國家的大事,而且博士對我而言不是像你一樣當做人生的全部。

我沒想過自己這麼愛台灣,為了台灣不惜跟一個看輕台灣的外國人厲聲辯解,也是這一刻讓我深深體會只有台灣人才能救我們自己。

接著回到我們自己的學運, 我看見我從小支持的國民黨, 我最喜歡的馬英九竟然簽了一個

這麼樣的服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En7LUGvAy8 (美國之音)

焦点对话:服贸争议,台湾人在争什么? – YouTube

最近一个多星期,反对两岸服贸协议的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闯砸行政院的画面出现在全球媒体,成为华人关注的焦点。除了学生的抗议手段引发讨论,这场学运爆发的根源更引起人们的深思。台湾与其他国家也有服贸协议,为何独独这次引起巨大的反弹?这场民间抗议运动,反映了台湾人什么样的焦虑和恐惧?大陆媒体以"被民进党利用的’绿卫兵'"…

 

 

是一個連中國分析者都知道這個協議處處都是賣掉台灣的民主的賣台協議。我曾經最喜歡的馬英九不斷重復著:這是利大於弊的合約,這攸關國際信用。然後他情願選擇失信於民,也要遵守他口中的國際信用?一個可以失信於全國人民的人怎麼跟我談他想在國際有信用?這些協議當初是黑箱且未評估的情況就簽下的,且簽完了才辦公聽會,還不准有疑慮的產業人員發言。簽回來了就要人民照單全收,還恐嚇我們不接受就是失信于國際。

但是到底是誰造成這種局面呢?

而3/24這一天,在國外的我看見行政院被暴力驅離,我長期支持的國民黨,選擇用暴力毆打的手段打我的同胞,打我最喜歡的台灣朋友家人,我開始不知道國民黨這個選項對我的意義何在。他長期保護了我家人的利益,但是他現在打的也是我的台灣同胞阿,我開始回想自己這麼些年的投票標準。

接下來的這些資料,是被國民黨隱藏很久的歷史,在被我這個鐵藍背景的人看到,真的很衝擊。

http://vimeo.com/93119513 (強力推薦一定要看)

不知道你們是不是跟我一樣,只模糊的知道美麗島事件是種迫害?跟我一樣只知道228會放假好開心?鄭南榕的自焚事件換取言論自由是最近成大的南榕廣場才隱約知道。不知道陳文成被國民黨「明」殺,且故意棄置在台大圖書館外殺雞儆?不知道江南案是國民黨在蔣經國時期派人到美國暗殺異議人士

http://zh.wikipedia.org/wiki/四六事件

不知道當年警察濫殺了大學生的四六事件 (不是中國的六四噢),不知道其實台灣歷史其實有很多內容,才不是國民黨說的歷史太短所以我們不教。是不教還是不敢教?我開始反省,為什麼我小時候的自我認同是中國人,要反攻大陸。為什麼我討厭台獨這個字?為什麼台灣不能獨立呢?為什麼說台灣獨立會被當怪咖?我們不就是台灣人嗎?為什麼民進黨要這麼激烈的要求為這些我不在意的歷史平反?

我開始明白了,在國民黨的教育體制下的我被教成:國民黨=穩定政府=經濟好。我開始明白那些我曾經不在意的歷史其實是國民黨殺了多少人而特意掩蓋,而且我被洗腦成那些一點也不重要,不用在意,只要過好自己生活就好的「順民」那那些被殺的人呢?那些為了我們現在的言論自由的愛台灣的前輩們呢?他們真的只是現在國民黨口中可以輕描淡寫帶過的「叛亂份子」嗎?

我看了看我自己,這次的學運中,我很在意也很關心,我只是個想關心台灣未來的普通青年,卻被國民黨政府批評我們這些學生是「不務正業的暴民」。我開始思考,我這樣的普通人都可以被貼標簽成暴民,難道再過20年, 國民黨會如同當初抹黑民運人士一樣的抹黑我嗎?歷史課本中會批評我是撕裂族群的異議人士嗎?我這樣的普通人在以後的歷史會被批鬥為那群「叛亂份子」嗎?
我瞬間理解了那些被隱藏在歷史中的那些民運人士的委屈。而深藍背景的我不分青紅皂白的相信國民黨也成了幫兇。接著看著版上檢討國民黨的聲浪,袁紅冰的國共賣台理論。看到這些,其實國民黨早就不是我們9.2以前認識的國民黨了。人會變,黨也會變,他們已經不是當時候蔣中正的建黨理念了。

國民黨發現反攻大陸只是天方夜譚,因此政客們選擇在中國經濟起飛的時候,開始賣掉台灣的主權,民主,作為利益交換我很幸運有機會可以認識真 26 喚醒自己對的對岸認知崩盤。但是還有很大一部分的9.2沒有這個機會。

檢討結束分隔線———-

所以曾經的9.2想跟大家站一起打倒另一半的9.2
在現在的台灣危急時刻, 強烈建議不要以攻擊的手段去批鬥軍公教,
光是我要說服我家是淺藍而已的爸媽就很艱難了, 在爆出批鬥軍公教的新聞真的很不妙
我認為想求穩的那些人正是現階段最需要我們去溝通, 改變的9.2
藍綠基本盤一直是60:40 , 要打贏選戰就是要拉出那60裡的人阿
批鬥9.2只是讓那40更綠, 但是票數一點也沒動
這個階段去鬥這些, 我覺得會加重分化跟對立面.
且服貿對軍公教來說也不是既得利益者,
他們都已經在服貿上持中立了, 還攻擊他們會逼迫他們選擇我們的對立面.
再者, 除非砍他們的福利也是用在他們自己體系內(年輕的軍公教),
不然砍軍公教福利補貼明明就是資方弄出來的低薪大坑卻是軍公教被批,
他們是不可能接受的.
我們應該去檢討的是為什麼勞工領這麼少, 而不是軍公教領太多,
影響勞工薪水的從來都是資方, 鬥維穩的軍公教只會變成均貧的社會,
而且9.2會更鐵!!!!!!!
建議在此階段軍公教議題不要再燒起來了,
反而我們該去思考怎麼讓軍公教站在勞工這邊, 跟勞工一起對抗資方的剝削

所以對付9.2的淺薄建議如下:

1. 對付利益會被影響的軍公教9.2
跟9.2聊聊勞工被剝削, 讓他們了解如果陪勞工上街爭取權益, 勞工權益能像他們一樣有
保障不是很好嗎?而且勞工有保障就不會在批鬥軍公教了.
跟勞工方面不要再提軍公教過太爽, 因為批鬥軍公教他們的福利也不會增加,
要做的是爭取所有的授薪階級大聯盟對抗資方財團.
先從互相體諒做起, 在不影響他們的利益的前提下, 可催動出一些默默愛台的淺9.2倒戈

2. 對付無關利益只是愛國愛黨的9.2
這個部分的死穴就是他們認定國民黨還是當年那個帶他們來台灣的國民黨,會持續照顧他
們, 維護他們的利益, 給平穩的生活.
這個死穴的破解不是什麼統不統一的問題, 他們只在意現狀能不能維持, 所以要跟他們解
釋國民黨變質了, 已經跟當年鐵藍們尊敬的蔣中正的路線大相逕庭了. 國民黨已經跟共產
黨合作違背當年的蔣公遺訓了, 重點著重在’國民黨變了’ 切記不要去批評對他們來說過
去是優質國民黨, 而是要強調’現在的國民黨’有問題並舉出新聞事證慢慢引導
他們已經對過去的國民黨有根深蒂固的忠誠度的,要攻擊現在當下的國民黨比較有用

3. 對付年輕無腦的9.2
這類人喜歡藍的不外乎
1. 家裡都這樣說本身沒意見
2. 國民黨形象比較時尚 (覺得綠營都是怪怪地下電台)
3. 支持台獨的人都怪怪 (真的要思考怎麼幫公投盟包裝一下)
4. 綠營選舉一 直講台語聽不懂啦, 好LOW
5. 單純喜歡藍色這個顏色…

擊破方式:
這類人不喜歡談太正經的社會或國家議題
喜歡逛街的就拿香港的例子來講(以屎尿類趣聞做起手式),
喜歡小確幸的就提我們的特色小店都會隨著大量觀光客而消失只剩賣紀念品的商店
綠營最近幾年的文宣品有比較高質感, 挑一些做的比較好比較年輕的文宣品不經意的讓他
們看到 (或者像割闌尾的文宣品雖然有政治味但還是時尚阿)
拿出國民黨的醜文宣, local過頭的形象廣告來恥笑(不要恥笑內容本身,因為無腦9.2從來
也不在意政見是什麼, 他們在乎的是’時.尚.感’)

總之這是一點9.2的心路歷程, 想讓大家多多了解難以攻下的9.2在想什麼
畢竟只有9.2才能超越9.2那匪夷所思的邏輯
我們跟其他本省人有著不一樣的過去, 但是我們都有著共同的未來命運
我們也要打破本省外省的遺毒藩籬,自我認同是正港台灣人!
而這些必須要靠我們這一代的做起, 好好團結不分藍綠, 阻止賣台的老人賣掉我們的未來

以上是曾經的9.2心路歷程提供一些微薄的神邏輯軌跡 (淚)

 

 

 

廣告

One comment

  1. 謝謝文章,我是外省第三代,我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從大陸跟著國民黨到台灣,落腳在新竹眷村,我爸我媽是眷村子弟,他們在眷村生活戀愛結婚,我父親念陸官,當一輩子的軍人退伍,我父母是深藍中的深藍,我從小在眷村長大,後來到國外,開始覺得我跟大陸人很不一樣,然後當外國人說我是中國人,問我中國的事時,我一蓋不知,因為我所知道的中國是歷史上的中國。今年里約奧運,我在國外看著電視轉播開幕,各國選手歡天喜地的每個隊拿著他們國家的國旗進場,手中還揮著小旗子,唯獨台灣隊進場時,安安靜靜的,手中沒有旗子,只有一面跟本不代表台灣的怪旗。那時我衝擊很大,為什麼我們不能嬌傲的拿著青天白日旗?這是我的國家啊!現在的我支持台灣獨立,但是中華民國國號。我們像新加坡一樣,有不同族群,漢人為大宗,我也以漢人文化歷史為驕傲。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