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壢人也不知道的「中壢事件」

一、你聽過中壢事件嗎?

我出生於1989年,在中壢長大成人,我不知道什麼是「中壢事件」。

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來自一個歷史系朋友的口中,我們在立法院反服貿周邊見面聊天,他草草提到「中壢事件」、「許信良」等詞。中壢這個地方是我所熟識,但中壢事件?跟許信良又有什麼關係?一時間我感到心虛,卻又奇怪,如果這個「中壢事件」真的這麼重要,為何從小到大,我的歷史老師不曾教我,長在中壢的我,也不曾聽說?

 

二、回到靠兩張票的年代

一九七七年以前,執政的國民黨靠兩張票就能操控有限的地方自治選舉:「買票」及「作票」。「中壢事件」與「中壢人」改變了長久以來的死局。

當時的國民黨作票有多明目張膽,像我一般年紀的新世代,肯定不能想像;我只知道,光是閱讀這些史料,我就氣得連不存在的覽趴都要冒火。一九七五年,郭雨新參與立委選舉,以「台灣民意的領航者」為號召,文宣簡潔有力,被當時的媒體封鎖,他鼓動了一批台灣青年加入發傳單的行列。郭雨新選情看漲,政見發表會人山人海,大家都認為勝利在望。

郭雨新,被稱作不死的虎將。該次落選,亦被稱為『虎落平陽』。

郭雨新,被稱作不死的虎將。該次落選,亦被稱為『虎落平陽』。

一九七五年投票當日,郭雨新競選總部不斷接到選民電話「快來啊!他們在作票!」壯圍鄉開票所已被選民包圍,重驗廢票,當中開出五百張郭的選票;當時全宜蘭有九百多個投開票所。最後開票結果,郭得八萬多票落選,廢票高達八萬多張,憤怒群眾被郭勸離,部份人包圍縣政府抗議,深夜遭噴水驅離。

郭雨新事後提出當選無效訴訟,虎落平陽,狗吠火車,當然敗訴。

這就是當時國民黨的兩張票。因為這兩張票,終於點燃了台灣人心中的怒火,而這第一把火,就是在中壢這個小地方,在中壢人的心中,率先揚起。

 

三、「我們投給你,有用嗎?」

一九七七年三十六歲的桃園縣長候選人許信良脫黨參選,他以歡樂對抗恐怖,當時競選海報看板上寫著「選舉不是恐怖的事,讓我們輕鬆、愉快、公平、合法的參加選舉」,這樣的文宣,對照後來發生的事情,格外諷刺。

桃園有大量軍事機構和眷村,一直是國民黨的鐵票區,但許信良選縣長改變的這個情況,桃園縣民動了起來,政見會場場爆滿,許信良選情看漲;同時,國民黨違法助選的情況也同樣劇烈,小學校長在朝會大罵許信良,園遊會貼滿支持歐憲瑜(當時國民黨提名之候選人)的標語……支持者不免想問:「我們投給你,有用嗎?」。

買票之事不談,作票奇招盡出,手法包含:空白票不翼而飛、投票數超過公民總數的灌票、代收身份證投票、冒領選票、製造廢票、唱票不亮票、停電後偷天換票。讀過這些情形,無怪老一輩人政治冷感!他們的熱情,原來都被作掉了。

然而當時的許信良、其競選團隊及選民們並未放棄。他們在投票三天前便發起「保護你的選票運動」,並且準備了一千多人的監票部隊;當時桃園縣有三百六十九個投票所,在沒有手機、電視轉播的年代,監票相當辛苦,監票員可能被禁止靠近投票所、被要求登記身份證、被帶回派出所訊問乃至追打……選情相當緊繃。

 

四、中壢國小第二一三號投票所

我從小經過不下上百次的中壢國小,與對面的派出所,在一九七七年「出代誌了」。

搭火車回家時總會經過的中壢國小。就在分局對面,鄰近火車站商圈。

搭火車回家時總會經過的中壢國小。就在分局對面,鄰近火車站商圈。(作者原先選圖未詳查校對,誤將富台國小照片錯植為中壢國小,經網友指證後已經修改,在此致上歉意。)

七十七歲的鐘順玉與七十一歲的郭塗菊夫婦,由於投票速度慢,監察員范姜新林進入監票處查看。在一旁等待投票的林火鍊醫師和邱奕彬牙醫說,范姜把兩位老人投給許信良的票,以敷有印泥的拇指按於選票,做成廢票。

兩位老人得知此事,回到投票所要求補發選票遭拒,代誌於是發生……警察帶回兩老偵訊,但讓范姜新林繼續值勤。在場群眾因此不滿,消息傳開,群眾增至上百位,下午兩點,警方將范姜撤至中壢分局。

下午三點,民眾打破警局第一片玻璃窗;傍晚,群眾推倒警車,並將隨後駛入的鎮暴車漏氣掀翻;晚間七點,發射催淚瓦斯,群眾四散待瓦斯稍退,又在回現場。黑暗中警方開槍,一名中央大學的學生江文國(苑裡人)頭部中槍不治,另有十九歲的張治平(中壢人)送醫不治。十一點多,分局遭縱火,火勢延燒治宿舍,與消防隊……

當年民眾包圍分局的照片。

當年民眾包圍分局的照片。

暴動與年輕人的生命換得了什麼?

桃園縣全部的投開票所,選務人員都異常小心,每張票都規矩亮票唱票。許信良以二十二萬票對十三萬票,高票當選。國民黨被迫停止作票,中壢事件影響深遠。

 

重要事件發生的中壢分局如今恢復平靜。在國外,大概會立一個中壢事件紀念碑吧?長於斯土的我,怎能又為何不知道如此重要的事情?

重要事件發生的中壢分局如今恢復平靜。在國外,大概會立一個中壢事件紀念碑吧?長於斯土的我,怎能又為何不知道如此重要的事情?

四、血與暴力也換不到的正義

美國的新聞週刊報導中壢事件寫到:「中壢事件是台灣二十多年來最大的群眾運動,震撼了行政院長蔣經國的威權政府」……由於中壢事件,國民黨再不能明目張膽的作票,因人民憤怒已經到達頂點。

只是我們這一代人,沒有承接這些痛苦的記憶,也不曾付出這麼高的代價:以肉身、以生命去捍衛自己的權力;而我們的政府與媒體,也全然遺忘這一段重要,堪稱偉大的歷史。

一九七七年當晚新聞報票數,通通略過桃園縣不報,選後次日,全國報紙都對中壢事件輕描淡寫帶過;一週後,聯合報頭版報導中壢事件「舊聞」,檢察官廖宏明因「證據不足」對范姜新林不起訴,但以「任意污衊依法執行任務之選舉監察人」之理由,起訴證人邱奕彬,讓邱成為該事件的祭品、國民黨敗選的下臺階。

示威群眾用血與暴力換得了部份的「公正」,但依然有無辜的人付出代價為此坐了一年半的牢,該受罰的人安然下台,現在或許還領著納稅人貢獻的月退俸。想到這,就讓人憤怒不已。

 

五、還有一張票

朋友和我提到中壢事件的時候,是轉述她的母親,當時帶團出遊在機場,恰逢許信良因中壢事件的「餘波」而出國,「路過」拿到了一張傳單;情治人員於是跟監了這樣一個平民老百姓,還查到家裡,驚擾了外祖父,嚇得老人家連聲警告,而朋友的母親也因此決定,再也不會信任國民黨。[1]

「中壢事件」讓作票再不能行,但買票之事,難道就沒有了?我本以為是這樣的,畢竟公民課也都上過選罷法,大家都知道不能買票,檢舉還有獎金不是?但不久前,我住在新竹的大學同學才跟我分享買票之事:

「我們剛搬到新竹時,我媽和鄰居一起買菜才知道原來除了台北到處都在買票!」

「鄰居問我媽,有沒有拿到那『五百塊』?我媽說沒有啊!鄰居說,喔,那一定是你們里長A走了啦!」

同學震驚的與我分享,於是我震驚地和我老婆分享,曾經做過民進黨黨工的她說,「都是這樣的啊。而且他們一定會跟世居於此的人買票,畢竟人情比選情更重要,拿了熟人的錢,怎麼好意思舉發打壞幾十年的關係?」

「台灣人真的很有重義氣,拿了錢,就會去投啊!」

於是我震驚了。原來事情一直再發生。

或許是我天真愚蠢,可這樣的天真愚蠢並不是我本來的樣子,對於其他所有的事情,我都具有一定的判斷力;對政治的天真愚蠢,對歷史的昏昧無知,是這個政府這個國家所期待我成為的樣子。

如今我終於明白,為何父母對政治都如此冷漠,對自身歷史也一問三不知,因為他們正是長於那個年代,必須麻木遠離才能存活的年代。但我,必得從那個時代,營造的大夢裡醒來,重新做一個認識中壢事件原委的中壢人,然後,試著做一個能攜帶過去,突破未來的台灣人。

和每一個你共同分享,醒來後的每一個念頭,每一個新認知,以及,眼前的真實世界。

 

[1]雖然許信良是因為參與1979年橋頭示威遊行,而讓國民黨得有理由令其休職兩年,但背後原因其實是自中壢事件之後一直想找機會清算許信良之故。

[2]本文史事描述為閱讀百年追求後再為文寫出,詳情大家可自行閱讀百年追求第三冊。

圖片1.jpg
廣告

40 comments

  1. 我有同學當時就在分局對面… 也有同學在分局宿舍…
    有人說是分局被燒… 也有人說是燒毀的車輛產生的黑煙將分局外牆燻黑…
    希望同學能快點醒來告訴大家答案!

    喜歡

  2. ㄜ 請問作者是幾年次的?歷史課本用那個版本?
    我是民國102年高中畢業的學生 在歷史課本裡是有提到中壢事件的喔

    喜歡

    1. 我是77年次,與作者讀的應該是同時期的歷史課本,完全沒有印象有中壢事件,就算有,也只是輕輕帶過,不痛不癢,所以我才會如此沒有印象。可以請您提供你們課本對於這段事件的描述嗎?感謝

      喜歡

    1. 作者一家人是在作者出生後才搬來中壢的,並非世居。
      因此他們不清楚原委也合理,但小時候學校有鄉土課,聯名不驚傳的義民廟也校外教學,作者認為這個分局、這間國小,更有校外教學的價值!

      喜歡

  3. 閣下是趁選舉快到時來「省思」中壢事件嗎?要讓剛有投票權的年輕人對國民黨仇恨嗎?真的十足令人反感。怎麼有心指責別人沒心反省自己?都多久的事了?現在的投票會這樣嗎?你在分化什麼?為甚麼不也拿出歷屆民進黨用的爛招數來檢討一下?自始自終我都保持無黨派,所以特別討厭哪個黨派故意扯爛污。請問一下,高雄市長陳菊與張俊英競選時,投票當晚用的招數是什麼爛招?污衊對手發走路工錢?結果呢?假的。國民黨作票,民進黨用奧步不都同一樣?還有假光碟…等等。台灣還不夠亂嗎?

    喜歡

    1. gordon您好簡單回覆如下:

      第一我沒有要選舉,也非任何黨的黨員黨工。誰選贏了對我並無好處,此文也非為醜化某黨或為某黨作嫁。

      再者,作票之事已因中壢事件的影響無法再行,內文寫很清楚,試問你從何判斷我說「現在有這樣嗎」;但買票之事恐怕還是有,程度如何,有待大家自行去問問看家裡老人,是否里長樁腳還有買票?

      就我所知,情況還是有的。至於那些黨有在買,亦非我所討論,但就常理,有錢的黨會買,這是絕對的。但無論是何黨買票,買票就是不對。

      誠摯歡迎您寫一篇文章向大家介紹其他人爛招奧步,讓全民共同譴責監督。但爛招奧步,並不會因為別人用了別的爛招奧步而漂白、合理。

      請別忘了,中壢事件發生時,民進黨也還沒成立呢。

      其三,讀史不是為了仇恨,而是要記取教訓。曾經犯錯的人,要記得不能再錯;享受成果的人,要懂得感恩,思考過去與未來。引起甚麼仇恨之類的想法,是心胸狹隘,內心有鬼的人才會想到的事情。

      台灣很亂,所以才要為文,才要討論,才要監督。而不是不聽不看不思不想,因為這樣台灣不會不亂,只會更亂。感謝指教!

      喜歡

    2. 我說真的 做那種事情的人 道現在都沒受到應該有的逞罰 更不用說 還因為當初的濫權 至今享受著利益 為什麼 就因為你這樣人在台灣 應該是絕大多數 而你這種人 通常都說 自己無黨無派

      喜歡

  4. 感謝作者的整理,我們都是吃著前人流血換來的民主果實長大的,吃果子拜樹頭是應該的,必要時,也要為了自己的後代子孫拚命

    喜歡

  5. 我74年次的前689也對中壢事件沒有任何的印象…..以前的歷史課本對本國史總是簡單帶過,中國歷史講的比較多。(但我很喜歡以前的中國史)
    謝謝作者寫出這篇,讓很多人知道有這件事。
    歷史需要回顧才不會被人遺忘。

    PS.上面自稱無黨派的某g怎麼講的話跟我認識的藍星人一樣每次講到黑歷史就急著拖綠維拉救緩,錯就是錯,不會因為別人也錯就變成正確的。另外選舉是年底的事,作者真有心要趁選舉快到時來「省思」的話,10月11月再po文就好了,現在po幹嘛,不知道台灣人很健忘的嗎XD

    喜歡

  6. 是哪個說現在不會買票的,連新北新莊這也還有在綁的好不好~直接用村里長基金整團帶出去玩的~

    你說他們違法嗎?很難界定,但是成員組成呢?你再看看吧~很驚奇的相似呢~

    喜歡

    1. 買的方法很多元啦 我這邊台北大同區的野是一堆 只是只能買到老人票 老人在叫小孩頭誰就投誰 這就是為甚麼 大部分年輕人不管政治 國民黨高興得不得了

      喜歡

  7. 臺灣的民主
    是從佯裝民主的蔣氏政權爭取而來
    眾多黑歷史就留在過去吧
    銘記前人的犧牲努力
    但也別讓過去的陰霾操弄現在的選擇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